「破除五化 重修大學法 :大學評鑑與政府補助脫鉤」連署聲明

連署網址:http://tinyurl.com/7ym8o6c

教改論壇政大教師會、台灣競爭力論壇 共同發起

最近更新日期: 08/14/2012 10:52 AM


連署聲明全文

請問總統候選人, 您看到大學五化的嚴重問題了嗎?

我們是一群關心台灣教育的大學教師、家長、學生及社會人士。近年來,看到大學法引發評鑑與經費補助掛勾、加上教育當局推動「邁向頂尖大學計劃」(簡稱 「頂大計劃」)對大學教育所帶來的鉅大影響;更看到,由於上述不當政策所導致的積弊,導致國內的大學畢業生的知識與能力落後,深深嚴重影響台灣產業、經濟、社會、文化等國家整體品質與競爭力。如果不進行結構性的改變與調整,不但青年學生「沒頭路」,台灣的未來更將是險象環生!問題如此嚴重,三位總統候選人的教育政策卻相對沉寂,尤其高等教育顯現出的核心「五化」問題,更鮮少提出相應的對策,包括:「行政管理指標化」、「世界百大排名化」、「評鑑指標殖民化」、「本土人才焦土化」、及「大學生程度中學化」。

首先,大學五化問題的根源與大學法第五條息息相關:該條文規定大學應自我評鑑,但卻同時保留教育部「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並公告其結果,作為政府教育經費補助及學校調整發展規模之參考」,加上「其評鑑辦法,由教育部定之」,賦予教育部合法評鑑權力,干預大學辦學,各大學為了獲得教育部的補助經費,必須滿足上級單位複雜瑣碎的評鑑機制與指標,至於接受補助的學校,必須聽任教育部等的指揮。大學法第一條雖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但目前台灣的大學卻受限於經費上的不自主,形成大學管理指標化等流弊。

其次,在世界百大排名化的壓力下,政府提出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實施迄今競爭型補助方式出現種種弊端,尤其頂大的學術和經費審核機制繁瑣與官僚化,讓大學落入國科會和教育部的嚴格掌控,國際競爭如空中樓閣。

還有,評鑑指標殖民化與本土人才焦土化,指的是隨著大學評鑑與追求頂大政策,引進一套以發表英文期刊論文(如SCI、SSCI與A&HCI期刊論文)作為學者最高學術成就指標的方針,造成各大學力拼研究數量,對改進各科基礎教學,以提升知識能力日益下降的學生之程度更有嚴重影響。更嚴重傷害大學中人文社會科學的推動與文化傳承,造成從事本土與非歐美(如日本)文化研究的學者被邊緣化與污名化,或被迫為學術殖民而努力投稿。也導致許多人更無心且無暇關注本土文化傳承與現實社會問題。大學教授們普遍與社會疏離,甚至為了力求研究表現而與學生疏離。簡言之,五年五百億只「買」到教育部自豪的論文成長率,耗費大量國家資源卻無助大學正常發展,大學教授淪為論文生產工具。

最後,大學生程度中學化,肇因於廣設高中大學。尤其高教普及化後,加上中學課程瑣碎與選擇題考試充斥,許多學生基本知識不足,能力下降,甚至連過去的高中生程度都不如。高教機構的主要功能淪落為「製造文憑」,而不是「培育人才」!另外,大學生的博雅素養如此薄弱,其品味與嗜好朝向娛樂化及卡通化,甚至頂尖大學新生還要進行「?蒙教育」,叮嚀做到「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上課不缺席、?踏車不亂停等中小學教育似的耳提面命!許多大學生出現學習動機低落、貪玩耽網、尚時追星等有違大學教育的現象;其中近年來校園刊物及服務性社團接連倒閉或難以存續等情況,更說明整體大學生素質向下沉淪的隱憂。

眼見台灣高等教育如此沉淪,誰不痛心?然而上述這些問題,總統候選人看到了嗎? 我們認為不予解決,台灣將是「沒頭路」的。因此,我們呼籲各總統候選人務必提出解決之道!我們更籲請各位總統候選人﹐對於國家教育政策提出您的具體辦法——包括:

儘速重修大學法第五條,讓大學評鑑與政府補助脫鉤; 全面檢討頂大計畫所造成之影響與後遺症。

我們正拭目以待!

 

☆☆☆☆☆點選此進入連署☆☆☆☆☆

目前連署人數:460位 (2012/8/13 8:00止)

連署者之回應(已隱藏姓名等個人資料,2012/3/20 8:50am 更新)

相關新聞與評論


相關活動

台灣高等教育論壇 100年12月31日(六) 12:10pm – 3:00pm 台灣大學新物理館312室。

請問總統候選人教育政策記者會 100年12月 14日(三) 上午10:00-12:00立法院中興大樓1樓 103貴賓室

立法院教育委員聯席會∼ 正視SSCI SCI對台灣高教影響 公聽會 100年5月 26日(四) 上午9-12:00 立法院紅樓101室

找回大學精神沙龍續集 100/3/10(四) 下午2-4點,政大行政大樓二樓教授休息室

反學術霸凌 反獨尊SSCI、SCI 記者會 (時間: 99/12/28 (週二)上午10點∼12點)

☆☆☆☆☆ Go to 「反對獨尊SSCI SCI等指標 找回大學求是精神」首頁


國家教育院 能否給教長擔當

【聯合報╱黃光國/台大心理系教授(台北市)】 2012.02.08 01:52 am


新任教育部長人選公布後,社會各界的反應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從新部長以往的作風來看,他不僅肯做事,而且作風一貫明快;憂的是:面對即將要開辦的十二年國教,以及當年教改留下的諸多後遺症,他要如何施展身手?

新部長上任之初的當務之急,是儘快設法讓國家教育研究院發揮政策研究的功能。教改啟動之初,《教改諮議報告書》中有一項極為理性的建議:「成立國家教育研究院」,對任何教育政策的研究,先作深入的研究,再付諸實施。令人遺憾的是,教改啟動之後,教改派人士立刻把這項建議置諸腦後,他們憑著自己對「西方先進」教育的浪漫想像,把學生當做白老鼠,推出一個又一個的教改方案,結果不僅把學生和家長整得七暈八素,而且把台灣的教育體制搞得癡肥臃腫,台灣的教育品質也產生了「虛有其表,華而不實」的危機。

按理說,二次政黨輪替,國民黨再次執政之後,應當徹底檢討教改所造成的後遺症,針對亟待解決的教育問題,深入研究,擬訂具體解決方案,採取行動,逐一解決。但教育部碰到棘手的政策議題,仍然是沿用習慣性的作法,找一些跟教育部「關係良好」的教授,來承包計畫,然後再「大包轉小包」,不斷收集到「實徵資料」。這種計畫收集到的資料沒有連續性,不一定符合教育部的需要,通常也不可能用來解決實際問題。教育部依這種研究結果作決策,最大的好處是「推卸責任」,不是「解決問題」。

時至今日,國家教育研究院雖然已經開始運作,其規劃者卻仍然抱持著「實證主義」的科學觀,以為從事「教育研究」,就是要各種不同性質的測驗,收集各級國中、小學生的評量資料。他們對當前最迫切的高等教育議題,幾乎完全避而不談,以免招惹無妄之災。這種避重就輕的作法,怎麼可能解決當前棘手的教育問題?

面對現實,致力於尋求解決問題的具體方案,是政府智庫從事政策研究的指導原則,也是決策者作出理性決策的基礎。如果像國家教育研究院這樣的政府智庫不從事教育政策研究,教育部長作決策時沒有詳實而且充分的政策分析作為依據,他的決策便可能經常出錯,新的教育部也可能因此而被「消費掉」。

教改啟動以來,學生、教師、家長已飽受教改派民粹式決策之荼毒,希望新部長能責成國家教育院從事精確翔實的教育政策研究,尤其是高等教育;讓教育部能夠為決策擔負責任,也讓我們有一位有擔當的教育部長!

 

 

高等教育「五化」下的省思與作為

黃光國/台大心理系教授

最近,學術界人士再度發起連署,要求總統候選人針對台灣高等教育的「五化」問題提出對策,所謂「五化」是指:行政管理指標化、世界百大排名化、評鑑指標殖民化、本土人才焦土化、大學生程度中學化。他們在連署書中指出:

高等教育的「五化」

「評鑑指標殖民化與本土人才焦土化,指的是隨著大學評鑑與追求頂大政策,引進一套以發表英文期刊論文(如SCI、SSCI與A&HCI期刊論文)作為學者最高學術成就指標的方針,造成各大學力拼研究數量,對改進各科基礎教學,以提升知識能力日益下降的學生之程度更有嚴重影響。更嚴重傷害大學中人文社會科學的推動與文化傳承,造成從事本土與非歐美(如日本)文化研究的學者被邊緣化與污名化,或被迫為學術殖民而努力投稿。也導致許多人更無心且無暇關注本土文化傳承與現實社會問題。大學教授們普遍與社會疏離,甚至為了力求研究表現而與學生疏離。簡言之,五年五百億只『買』到教育部自豪的論文成長率,耗費大量國家資源卻無助大學正常發展,大學教授淪為論文生產工具。」

三黨總統候選人對於這個問題不僅只是束手無策,而且是置若罔聞。事實上,學術界人士連署要求政府正視「五化」問題,並不是頭一回。教育當局的「標準答案」,若不是推託說:香港、韓國、大陸等亞洲地區也都實施同樣的評鑑辦法,便是表現出一付從善如流的姿態,請教「各位有更好的評鑑標準,請儘管提出,我們一定照辦」。

中科院的「一、三、五」

針對這個問題,是不是真的無計可施?今(2011)年12月16至18日,我參加了中國科學院心理學研究所在內蒙古呼侖貝爾首府城市海拉爾舉辦的一場小型研討會。中科院心理所副所長張建新在會上指出:中科院新院長上台之後,不再硬性要求以發表SCI論文作為評鑑研究人員的唯一標準,而改所謂的「一、三、五」政策:「一」是要求每一研究所作好「自我定位」,所內人員必須經由協商,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自行提出「三」項將來要致力研究的「突破點」,以及「五項」具有發展潛力的「成長點」,由院方提供必要的資源,全力協助各研究所達成目標,五年後評估具體成果,再作必要調整。

整體而言,這個發展方向基本上是正確的。我們必須清楚地承認:對於兩岸三地以及其他亞洲國家而言,所謂「科學研究」根本是西方文明的產品,是由外而內移植進來的。這種異質文明的產品,要想在本土文化中落地生根,必須是一種「由上而下」的歷程,由能夠掌握科研精髓的少數菁英帶領,找出其研究領域內有待解決的重大問題,設定「突破點」和「成長點」,匯聚資源,群策群力,全力攻堅。

勇於反省的第一步

這種作法跟德國科研尖端機構Max Plauk Institute 以及日本早期的「講座」制度較為接近,但跟目前中、港、台模仿美國的作法卻大不相同。更清楚地說,這種「個人主義」式的搞法,是假借「尊重學術自由」之名,進行「全盤西化」式的橫向移植,每個人依照自己受過的學術訓練,自行找尋研究題目,向國家申請研究經費。「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對研究者而言,只要研究經費到手,他的「計畫」便算成功了一半。政府主管機構看大家作出的研究品質低落,又不願意只當「散財童子」,只好弄出SCI、SSCI之類的評鑑指標,結果是搞得「哀鴻遍野」,怨聲載道。

一個國家的科學發展是由許多複雜因素交匯所決定的,制度不過是其中之 一而已。然而,對於刻意模仿西方國家科技發展的非西方國家而言,制度設計卻是個十分重要的因素。中國科學院的制度改革雖然只限於自然科學的領域,而未能及於社會科學,但他們能夠走出這一步,表示他們勇於反省自身的文化條件,敢於作出理性的改革嘗試。這跟台灣「全盤西化」派當年所推動的「民粹式教改」並不相同。時至今日,教育部雖然也設立了「國家教育研究院」,它對所謂的「教育政策研究」,根本是虛有其表,有名無實。教育主管當局對於教改所留下的諸多後遺症也仍然是一籌莫展,以拖待變。看到對岸的力圖振作,我們的教育部和國科會是不是也該有點積極的作為?

 

總統候選人,看到大學五化了嗎?

2011-12-21 00:57 中國時報 【劉源俊、王明珂、吳武典】

我們是一群關心台灣教育的大學教師。近年來,看到《大學法》引發評鑑與經費補助掛勾、加上教育當局推動「邁向頂尖大學計劃」對大學教育所帶來的鉅大影響;更看到,由於上述不當政策,導致國內的大學畢業生的知識與能力落後,嚴重影響台灣產業、經濟、社會、文化等國家整體品質與競爭力。問題如此嚴重,三位總統候選人的教育政策卻相對沉寂。尤其高等教育顯現出的核心「五化」問題,更鮮少提出相應的對策,包括:行政管理指標化、世界百大排名化、評鑑指標殖民化、本土人才焦土化、大學生程度中學化等。

首先,大學五化問題的根源與《大學法》第五條息息相關:該條文規定大學應自我評鑑,但卻同時保留教育部「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並公告其結果,作為政府教育經費補助及學校調整發展規模之參考」。加上「其評鑑辦法,由教育部定之」,賦予教育部合法評鑑權力,干預大學辦學,各大學為了獲得教育部的補助經費,必須滿足複雜瑣碎的評鑑機制與指標,接受補助的學校,必須聽任教育部等的指揮。大學法雖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但目前台灣的大學卻受限於經費上的不自主,形成大學管理指標化等流弊。

其次,在世界百大排名化壓力下,政府提出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實施迄今競爭型補助出現種種弊端。尤其頂大的學術和經費審核機制繁瑣與官僚化,讓大學落入國科會和教育部的嚴格掌控,國際競爭如空中樓閣。

還有,評鑑指標殖民化與本土人才焦土化。指的是隨著大學評鑑與追求頂大政策,引進一套以發表英文期刊論文作為學者最高學術成就指標的方針,造成各大學力拼研究數量,對改進各科基礎教學,以提升知識能力日益下降的學生之程度更有嚴重影響。更嚴重傷害大學中人文社會科學的推動與文化傳承。大學教授們普遍與社會疏離,甚至為了力求研究表現而與學生疏離。耗費大量國家資源卻無助大學正常發展,大學教授淪為論文生產工具。

最後,大學生程度中學化,肇因廣設高中大學。高教機構的主要功能淪落為「製造文憑」,而不是「培育人才」。另外,大學生的博雅素養如此薄弱,其品味與嗜好朝向娛樂化及卡通化,許多大學生出現學習動機低落、貪玩耽網、尚時追星等有違大學教育的現象;其中近年來校園刊物及服務性社團接連倒閉或難以存續等情況,說明整體素質向下沉淪的隱憂。

籲請各位總統候選人,對於國家教育政策提出具體辦法||包括儘速重修大學法第五條,讓大學評鑑與政府補助脫鉤;全面檢討頂大計畫所造成之影響與後遺症。(劉源俊為前東吳大學校長,王明珂為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吳武典為台灣師大名譽教授)